惡華不是花

lofter上八篇文章有四篇贡献给了大莺。
但仍然粮不够吃。

【刀剑乱舞/江宗】瑞雪

我流江宗,身高参考舞台剧【江雪180~182,宗三175】【我不听我不听我雪哥打击都没输身高怎么可以输给三日月×】
欧欧吸砂糖,除了甜其他概不负责
有人物群像

——————以上皆可请往下——————

难得的寒冬,大雪席卷了这个本丸所在的时间夹缝,洋洋洒洒地下了一整夜,终于在雪到膝盖那么厚的时候停了下来。气温格外低,已经是普通的和式房屋所不能抵御的了,审神者不吝惜精力和钱财,将墙壁换成保暖的材质,还加装了地暖,让人更不愿从屋里出来了。

但左文字一家向往常一样起床,准备去用早膳。

小夜是第一个踏出房门的。小小的身躯裹着厚厚的衣服,紧簇着被冻得有些发红的小脸,大毛领子的长毛随着呼吸而动。粟田口家的孩子们从昨夜就没安分过,今儿便早早地起来在雪地里撒欢儿疯玩,老虎和狐狸在雪地上印出一串串梅花似的脚印。小点的孩子就在堆雪人,大些的则满院子疯跑,逮着人就往衣服里塞上一把新雪,没等对方反应过来又一阵风似的跑远了,连一向稳重的一期一振这时都童心大发,躲在雪堆的掩体后面打雪仗。

小夜看得有些入迷,呆呆地站在那里,江雪就站在他身后看着他。宗三最后从房里出来,关好门,然后蹲在幼弟身前替他紧了紧衣服。“想去玩吗?”

小夜点点头。

“那我们也要先吃完早饭。”宗三浅浅地笑了,牵起幺弟的手往饭厅走去。

小夜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吃饭上了。饭厅的门大敞着,年轻的审神者站在廊下看着在打雪仗的几人。从屋顶上突然窜出三个黑影,一下子扎进刚扫起来的雪堆中。

穿着白色羽织的,自然是鹤丸国永了,另两个却是粟田口脇差双胞胎。鹤丸这时候跑得快极了,像鹤飞入云天中转瞬之间便消失不见。那兄弟两个却没这么好运,手拉着手刚从雪堆里爬出来,深一脚浅一脚地马上又绊倒在雪地中。

他们这样别出心裁的出场方式果然不同凡响,偌大的庭院竟完全安静了一刻,但紧接着小孩子七嘴八舌议论的声音啦,隔壁几位喝早茶的大人们的笑声啦,审神者的笑骂声啦,像做四方水陆道场锣儿钹儿一同响了起来。

江雪偏过头向门外望去。

“怎么在战场上没见你飞得那么快呢!”审神者又好气又好笑地冲着鹤丸远去的背影骂到,招招手唤来还没来得及跑远的两个少年,半蹲下来,笨拙地替他们系好刚刚松掉的领结。

“系得太难看啦,兄弟系得更好看。”

“哎呀。不好意思,毕竟我没什么照顾人的经验嘛。”

这话说得没错的,毕竟这样年轻的审神者,其实自己都还是一个需要人照顾的孩子呢。

江雪突然想到了自己那稍大的弟弟。在出生【被锻出】不久后便被送到不同家里,虽然原主与世无争也常能听到关于他的消息。几次易主、打磨、烧身,但身份却从没变过。

养尊处优,他也是要让人照顾的那一个。作为兄长,照顾弟弟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。

可他没有。江雪扪心自问,他给这个和自己年纪身形都相仿的弟弟的关注远小于给更小的那个。而即使是对小夜的关注,他给得似乎也没有宗三多。对于从未见过的幺弟宗三很是上心,照顾小夜的是他,可照顾自己的也是他。早些时候宗三给小夜扎个头发都笨手笨脚地,现在已经非常熟练了。

他隐隐能感觉到宗三对他那有别于手足之间的情感,混杂着尊敬、爱慕,偶尔还有畏惧,可能是他总是一心扑在佛法上,但宗三不说他就不表态,取而代之的是更为严厉的约束与管教,连他自己都不知为何。宗三有时会和旧识们插科打诨,但每次见到他就无论如何也不往下说了,因为他不大喜欢宗三这样。可他不喜欢,是因为自己其实也宗三抱有同样不可言说的感情吗?

江雪有些自责的想,自己可能不是一个好哥哥。

小夜已经吃完了,站在他身边拉拉他的袖口。

“江雪哥哥……”小夜说话的声音很低,但即使他什么都不说江雪也会知道他要表达什么。

江雪看向宗三。浓樱色的长发松松地挽了一个髻,多余的部分打着卷倾泻在肩头。从前不觉得,但现在这样看来果真是倾国倾城,也难怪世人对他如此渴求。

宗三有些心不在焉,慢吞吞的现在还没吃完。江雪抱起小夜,让他坐在自己膝头。“……那我们等一下宗三吧。”

宗三猛地抬起头来看他,有点难以置信,随即有些含糊地推辞了。“……我就不去了。”

“可是小夜也很期待吧。”小夜也点点头。外面的孩子在叫他的名字,于是在征得长兄的同意后小孩子便飞似的融入了他的群体。

宗三不敢抬头看他,只用勺子翻来覆去的摆弄那一小团凉掉了的饭,像是闹别扭不肯吃饭的小孩子。

江雪叹了口气。“……我应当反省,作为兄长却没能尽到兄长的责任,无论是小夜还是别的什么事情都好,总是推给你。”他顿了顿,呷了一口已经凉掉了的茶水润润嗓子,才接着往下说。“我有时是太过专注于修行了,但无论如何,你和小夜对于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“宗三,你也是我的弟弟。”

宗三猛地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兄长,江雪那如深潭样冷清的冰蓝色眸子也望着他,看得宗三耳朵尖有些发红。

“不吃了吗?”在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江雪伸出手握住宗三发红的指尖。掌心传来的温度有点低,他便愈发地握紧手,希望掌心的温度能够温暖那人。

小夜左等右等等不来哥哥,一回头才发现宗三哥哥的脸红扑扑的,像化了妆的新娘子。

“走吧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